大家也知道水脏

2020-02-05 19:38

有的村民家里的机井深,每天早上还能打出一些水,就让一些水给邻居或孤寡老人用。村民们用水更省,早上洗过菜的水,沉淀半天,到了晚上继续用来洗菜,再沉淀,烧开用来洗澡。

村里饮水日益紧张,羊角塘镇想方设法“挤”出10万元,买来一台环卫用的洒水车,用作送水。环卫所所长王文义成了“送水员”,每天清晨5点起床,在自来水厂和各个缺水村庄间来回地跑。

因为干旱,村里的662亩水田只有200多亩水稻靠着一条小溪得以生存,其他水稻大部分绝收。王雄家里两亩中稻、一亩花生、一亩高粱、0.5亩绿豆、0.5亩玉米全部枯死,收成仅为正常年份的10%。

村党支部书记李耀生告诉记者,近一个月来,留守在村里的几十个中年人也外出打工了,“他们不忍在家里跟老人孩子抢水,出去打工,还可以寄钱回来买水。”

村民预测这条小溪10天后可能断流,正赶紧组织劳动力深挖小溪,想积蓄更多地下水,希望保住最后的“口粮田”。潇湘晨报

湖南永州市祁阳县羊角塘镇兴隆村,位于湖南省著名的旱区“衡邵干旱走廊”。今年更是遭遇了近1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,兴隆村在干旱了50多天后饮水变得更加紧张。

56岁的王雄带着记者来到村里唯一的集体水源前。这是一口约20平方米的水塘,塘底有一眼泉。水面上漂浮着稻秸秆和烂草,水质浊黄,王雄摇摇头,“大家也知道水脏,但没办法。”村民约定:这是最后的“保命水”,必须保人饮,不能它用。